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365bet在线 >

游玩的全部兴致和好心情

发布时间:2019-03-22 17:23编辑:admin阅读(

    五号早,我和儿子(聪聪),妹妹和她儿子(高子雨),以及姐姐的女儿(小航),一行五人,拖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出发了。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,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心情,反而为这凉爽的天气感到高兴。
      
      坐公交再坐地铁,到达南京南站。12点40的高铁,我们到时已经12点多了,赶紧排队取票。两张大人的票,我顺利取出,三张学生票却发生了意外,高子雨的学生票无法取出。问及原因,是因为高子雨的学生证没有出远门坐火车的磁条,在学校没有办。我们两大人一时呆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聪聪出奇冷静,他说:“我和高子雨去退票,妈妈和姨娘先在这里排队,然后退完票刚好重新买票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是,现在买票,哪能买到现在这班车的?”我忧心忡忡。
      
      “不行,就坐下班车,我们在北京站等他。”聪聪不由我们再说,就对我们说:“我过去了,高子雨在排队。”
      
      我和妹妹排着队,心中万分着急,万分担心。一个小孩子,怎能让他一人去北京;车票这么紧张,一定不会再打到这班车了;如果补差价,再拿同号的票,不行吗。
      
      “是呀,那你快去找他们,我在这儿排队。”妹妹催促,着急。
      
      “可这么多东西,他们又不知在哪。”
      
      “学生队不是在14窗口嘛,你就去14窗口找他们呀。”
      
      正犹豫间,小航从那边过来了,我们急问什么情况。她说;“你们继续排队,他们一会就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二姨娘说,可以补差价,你快去告诉他们,看可不可以。”
      
      小航急去,可一会回来了,说找不着他们,妹妹又去,依然找不着他们。我打电话,可电话接通了,却什么也听不见,车站里太吵太吵了。小航和妹妹又去,一会妹妹急匆匆的跑来,对我说:“快拿东西
      
      去检票口,不然来不及了。”妹妹扛起东西,拉着小航就走,回头又喊我:“快走呀。”我拎起东西,也急忙跟着她们跑,可心里嘀咕,怎么都走了,那孩子们怎办。妹妹跑的极快,我跟在后面,依然一步一回头,希望看到俩孩子。穿过一道门,上二楼,再穿过一道门,眼看离买票的地方越来越远,我的心隐隐下沉,脚步似乎再也迈不动。我喊道:“两个小孩呢,两个孩子呢?”她们已跑出好远,不理我,也不答我话。就在我不准备再走的时候,电话响了,聪聪的,“妈妈,你们到了哪里?”我急忙道:“你在哪里呀?”“我们在站台了。你们快过来。”我这才明白原来俩孩子已经先到了。一下子我就有劲了,不一会就到了站台。看到他们时,我的眼泪竟涌出了,我责备道:“你们打到票,怎么不告诉我们,怎么不喊我们就先走了,你们知道我有多担心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打你两篇电话,你都不接,后来你打过来我不是告诉你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我什么也没听见。你姨娘和小航去找你们,也找不着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告诉小航叫你们别排队,先去检票口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她来叫我继续排队。”
      
      “误会”聪聪两手一摆,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。
      
      “好了,好了,你也多担心,两个大学生,还怕他们丢了不成。”妹妹奚落我。
      
      “你也不好,你也不解释一下,说孩子们已去了站台,我不就释然了。你就忙着跑,你知道我跟在后面,脚步有多沉重,都快迈不动了。”说完这话,眼泪竟滴落。小航赶紧拿纸巾给我,“姨娘,对不起,是我传错话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找几趟找不着,我才想到他们一定去了站台,我也不确定。再说时间快到了,赶不上票就浪费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孩子不在,你叫我如何放心。”
      
      “这不在吗,我不担心,他们又不是一个人。大不了我们在北京会合。好啦,好啦。”
      
      我破涕为笑,问他们是如何打到票的。他们说,那个工作人员很好,知道情况后,就给他们换了一张同样号码的票,就这么简单。他们说得简单,可这一插曲差点扫没了我游玩的全部兴致和好心情。
      
      列车一直向北行驶,穿过田野,穿过村庄。
      
      穿过碧绿的山岗。